我们拿什么跟电竞抢孩子?“封堵”不成,我们还需这样做……

2018-01-12 16:51:13来源:中国青年报
阅读(0)0评论

作为一名高三学生的家长,张玲最近非常苦恼:儿子本应全力以赴备战高考,但她偶然间发现,孩子经常在半夜睡觉后躲在被窝里打一款电子竞技类游戏。

“说实话孩子有点上瘾。我不是那种不开明的家长,但游戏对孩子真的产生了不良的影响。”张玲颇为无奈地说。

电子竞技近年来成为了青少年群体中一种十分流行的文化现象,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2017年的统计报告,仅中国的7.51亿网民中就有4.2亿人玩游戏,占比过半;从人群结构和游戏类型两个维度统计,青少年群体和电子竞技类游戏在其中的占比也均过半。

身边的故事、惊人的数据,电子竞技已发展成为对青少年生活具有举足轻重影响的庞然大物。这值得人们予以关注。

周女士是北京的一名“白领”,她小学六年级的女儿,虽然课业很忙,但每天总会抽出大半个小时来打几局《王者荣耀》。“现在这个已经成为孩子们交流的一种方式了,你不玩,可能跟别人都没得聊。”周女士说。

前FIFA项目电子竞技职业选手杨子涛说:“如果一个孩子不打游戏,而你身边所有的孩子都在玩王者荣耀,你是不是会觉得你被大家排除在外了?电竞扮演了以前足球、篮球的角色。”

在体育产业飞速发展的过程中,电竞因为其庞大的参与人群和出色的变现能力受到很多关注和期待。以《王者荣耀》为例,通过在各类渠道的迅速扩张,这款游戏收获了超过两亿的注册用户,日活跃用户量超过5000万,为母公司带来了巨量的利润。

根据企鹅智酷2017年11月份公布的《2017中国体育产业报告》,2016年中国电竞市场的收入已经占到全球总收入的15%,超越其他国家和地区,是世界电子竞技市场中的“龙头老大”。

电子竞技在青少年群体中的“扎根”有着多样的原因。国家体育总局原信息中心主任丁东表示:“电子竞技受到成长于互联网时代下的青少年的喜爱,80后、90后、00后,他们从很小就接触到互联网,而电子竞技正好契合这样的大环境。”

丁东认为,电子竞技因互联网而生,因互联网而兴,集泛娱乐、高科技、便捷化等特点于一身。

在发展过程中缺少支持,发展起来之后缺少监管,是电子竞技项目特有的状态。

也许正是因为“没人疼”的背景,让电子竞技在“没人管”的土地上“疯长”;当它真正发展起来时,人们才发现“主流”手段已经很难“管”住它了。

线上风靡,线下的电竞更是火爆。去年11月4日,电竞项目《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在北京“鸟巢”举办,在开放的半个看台(由于电竞大屏只能朝一个方向)座无虚席,现场观众人数超过4万。7月在上海东方体育中心举行的KPL联赛春季赛总决赛,一万三千多张门票在十分钟内销售一空,网络直播观看总人次超过1300万。

“在展望2017时,我曾说这将是平稳发展的一年,但是没想到(2016年的发展)在这一年再度被超越。”对于电子竞技的“火热”,丁东总结道。

不管怎样,电子竞技都已在数亿青少年的电脑里、手机上“扎根”。既要保证孩子正当的游戏娱乐权利,又不能让孩子过分沉迷,在传统的“封堵”与“打压”办法均收效不大的情况下,如何打赢这场“夺孩大战”是摆在家长们面前的一道非常严肃的考题。

体育产业生态圈联合创始人萧深说:“如果我们批判一番、打压一番,孩子们都不玩电竞了,那也行;但现在看来这样反而会在家长跟孩子之间,学校跟孩子之间,学校跟家长之间,孩子跟体制之间,制造出很多矛盾来。”

2017年6月28日,一篇题为“怼天怼地怼王者荣耀”的网络文章迅速蹿红,文章作者是一位中学教师,她以个人观点阐述了《王者荣耀》对孩子精神空间的占据,其中一句话被大量转载:“我比很多家长都要痛恨看到孩子们沉迷手机的样子:那种专注、那种迷恋、那种爱慕、那种笑逐言开……那种表情是我们一直渴望从孩子身上得到的,也是他们一点点都不舍得给予我们的,更是孩子在成长之后渐渐消逝掉的。”

孩子的沉迷、家长的无力,在文章中尽显无疑,也留给了人们更多的思考。

王者荣耀官方赛事KPL联赛运营商VSPN公司创始人滕林季说:“少年人对游戏的爱大于父母,也是因为父母和孩子的沟通出了问题,父母们不知道怎样跟年轻人沟通。所以我们呼吁爸妈们跟孩子一起玩,小孩可以看电竞比赛,但要家长陪同,家长和孩子建立共同的情感连接,聊共同的话题。”

为了防止青少年沉迷,腾讯官方也推出诸如“实名制”“12岁以下每天限玩一小时”等措施,但这些防沉迷措施很快就被“破解”,预期效果打了许多折扣。

针对电子竞技“不规范”的问题,上海电竞协会副秘书长陶俊赢认为政府必须承担起应该承担的角色,他说:“规范不完善,那么政府就要推动完善;管理有缺失,那么政府就要强化管理。”

在“封堵”这一招已经失灵的情况下,受访专家们普遍认为应当拓展更多渠道,转移孩子们对于电脑、手机的过度关注。最好的方式是让孩子多去户外运动,通过运动来学习、社交以及增加与父母、老师的情感交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体育商学院院长易剑东对此提出建议:“首先,要增强体育设施的便利程度,发展各类体育活动,体育设施到处遍布、体育活动层出不穷,在某种程度会抵消电子竞技对青少年的吸引,这也是电子竞技在欧美国家至今成为不了‘主流’的原因。其次,把好入口关,实现游戏注册分级分层分类制,提高游戏注册整体的门槛。第三,把国外电竞的趋势和动态更系统地介绍到国内,支持一些科学研究,比如电竞对人类的危害等等,用数据来给社会传导一些正面的东西,电竞在中国有这么大人群,把他们的生活状态做一定的研究,是很有必要的。”

电竞不是魔鬼,但沉迷有害,跟电竞抢孩子,需要我们共同的努力。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标签: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ET00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