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所名校暂停学历继续教育 全力支持双一流建设

2018-02-07 21:08:27来源:经济观察报
阅读(0)0评论

原题为:学历继续教育政策收紧 多所名校或停招“高起专”

吴秋婷/经济观察报

一月底,林芸几乎每日都会接到学历提升教育机构的客服电话。“我之前咨询过一个自考机构,客服说2018年自学考试(以下简称“自考”)将进行改革,加考英语四级听力和高等数学。考试更难,拿证时间更长。他天天提醒我再不报名就晚了。”

谈及此,林芸颇为无奈,却也略显忧虑。尽管怀疑这是惯有的营销技俩,但她也担心真如客服所言,一旦错过机会,通过自考提升学历的梦想将遥遥无期。

自学考试是一种学历继续教育形式。继续教育是面向学校教育之后的社会成员的教育活动,是终身学习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因受众以成人为主,也被称为成人教育。学历继续教育指颁发高校学历证书的继续教育形式。

除自考外,学历继续教育还有两种方式:远程教育和成人高考。三者的考试难度、学习形式以及证书类型各不相同,但学历证书均受到国家承认。学历继续教育的学历层次分为专科和本科两种类型,根据学历起点的不同,又细分为“高起专”、“专升本”、“高起本”三种类型。

自去年始,关于学历继续教育政策收紧的消息便不时传出,甚至有教育机构以“学历继续教育末班车”作为招生的噱头。2017年8月,在教育部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王继平曾对此进行了纠正,否认“2018年高校将取消学历继续教育”的说法。但同时强调,“学历继续教育需要进行改革,以育人为方向、确保教育质量”。

如果说2017年是学历继续教育改革的过渡年,2018年开始,学历继续教育改革的方向渐次明朗。“停止继续招生、考试难度加大、专业范围缩小、学历类型减少”,多所高校已经开启对学历继续教育不同程度的改革,整个体系的转型已成必然之势。

学历继续教育政策收紧

成人高考、网络教育、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三种学历形式中,“宽进严出”的自考含金量最高。“自考原来的门槛不高,但现在高等数学和英语作为必修科目夹杂在考试当中,难度进一步增大,以后的趋势也会越来越难。另外,以前的成人高考难度也将逐步加大。”山东曲榕教育服务机构负责学历提升咨询服务的王姓老师预测道。

除了考试难度不断提升外,今年开始,许多高校已经开始取消学历继续教育的专科学历类型,或是对报考专业进行限制。“从2018年开始,人大取消了高中升专科学历类型,如果想选择升本的学员,也要抓紧时间,提早动手准备。虽然目前还没有正式的政策出来,但一旦出台就会动作很快。”2月1日,经济观察报记者在向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进行咨询时,工作人员提醒道。

2017年4月西南大学曾发布公告,称将停止成人高等学历教育和网络教育高起专层次招生,网络教育只招收“专升本”、“高起本”层次。2月1日,记者向西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求证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西南大学自考的“高起专”学历依然可以报名,但专业选择已经由十几个精简为六个。“之后,专科层次学历很有可能不再招生。”“为了提高成人教育的含金量和社会认可度,国家加大对成人教育的管控,很多重点院校停招专科,18年开始,专科只能报一些较次的院校,或是较次的专业。”王老师解释道。

实际上,早在2016年底,学历继续教育政策收紧的苗头便已显现。2016年11月,教育部印发《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专业设置管理办法》,规定自2018年起,普通高等学校将不再举办本校全日制教育专业范围外的学历继续教育,没有举办全日制专科层次教育的普通本科高校,不再举办专科层次的学历继续教育。

这是教育部规范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专业设置的首份文件,加强规范、精简专业是高校学历继续教育的改革方向。在政策引领之下,许多高校选择顺势而为,加速学历继续教育的精简改革,甚至是停止招生。

2017年4月,中山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则发出告示:“为适应学校战略发展需要,我校已经全面停止网络学历教育、成人学历教育以及自学考试助学的招生工作。”同月,东北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也发出告示,宣布暂停成人高等教育的招生。

而在学历继续教育领域有着高知名度的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也选择了全身而退。1月31日,北京大学继续教育部综合办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从2018年开始,北京大学将不再进行学历继续教育招生,已过去的2017年是最后一期招生,但继续教育学院的非学历教育部分仍将保留。

尽管教育部并未强制要求高校停招学历继续教育,改革的大潮正由涓涓细流汇聚而成。“双一流大学未来可能完全不做学历继续教育,只有一些地方类院校开放成人教育学历。”王老师认为。北京开放大学校长褚宏启也向记者表示,许多知名高校今年开始停止或减少专科招生,未来可能会进一步停止学历继续教育的本科层次招生,并将精力放在学校的主业上。

继续教育的转型之路

普通高校学历继续教育最早起源于上世纪50年代初的成人高等函授教育。改革开放后,伴随着高等教育的恢复,学历继续教育获得了快速的发展。

全国高校第一所继续教育学院——清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继续教育学院即在2005年选择停止现代远程成人专升本学历教育的招生工作。此后清华继续教育学院定位于非学历教育。多所高校效仿退出。

真正的撤退高潮开始于2017年,中山大学、北京大学等多所知名高校宣布将停止学历继续教育招生。在高等教育格局亟需调整与优化的时代,退出或缩减学历继续教育业务,成为高校明晰自身定位的必经之路。

褚宏启认为,研究型大学的使命在于推动科学研究以及人才培养,在“双一流”建设的背景下,清晰定位尤为重要。“学历继续教育占据高校的许多资源,高校在‘双一流’建设的目标下,无法兼顾所有类型的教育业务。”

教育部门和高校开始摸索继续教育全新的发展模式,继续教育系统承担国民学历教育补偿的任务不断弱化。“信息化时代,人们的教育需求日益多样化、灵活化,对非学历教育培训的需求加大。”褚宏启说。

也正因此,非学历教育培训被认为是未来改革的方向。2017年,哈尔滨工业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在宣布将停止学历继续教育招生时,便在告示中提及,将“大力发展非学历继续教育”。

1月26日,教育部通过官方网站对开放大学改革试点五年来的整体状况进行了通报,指出开放大学五年的改革成效显著,将开放大学定位为“继续教育服务的提供者、学习型社会建设的推动者和教育公平的促进者”。

褚宏启认为,未来的继续教育将以开放大学为重心,并且可以进行多种形式的制度创新,例如建立“学分银行”,将学历与非学历教育进行融合。“如果有人想要“专升本”,可以把原有的专科学历转换成一定学分,在此基础上达到本科学历。有了“学分银行”的概念后,可以打通非学历教育与学历教育的边界。”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报)

    相关标签:
来源:经济观察报  编辑:ET00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