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知名工程企业涉“暴力讨债”风波

2017-09-20 11:01来源:民主与法制网
阅读(0)0评论

原标题:多家知名工程企业涉“暴力讨债”风波

知名的大型工程机械企业,用不明身份人员采取“抢夺”的方式开走嫩江意杰公司9台经营车辆,意杰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小利特别无奈:“有纠纷可以通过法院解决,岂能用家法代替国法!”

拿着镐把来“收车”

8月13日晚上11点多,黑龙江嫩江县经营混凝土的意杰公司的全部车辆都回到了料场。更夫老李像往常一样,正在屋里看电视,忽然门被拉开了。闯进来20多个手里拿着镐把和铁棍的人。“进屋说别动,还就把手机拿走了。两个人看着,连上厕所都跟着,不让往远走。”

50多岁的老李没见过这阵势,吓的不敢吭声。对方开始向老李要车辆钥匙,老李说是每个司机各自拿着。这些人就到处乱翻,在一张桌子的抽屉里翻到了备用钥匙。

住在另一间屋子的厨师李某和妻子也没能幸免,被人堵在了床上。李妻被吓坏了“上来就抢手机,问他们是哪儿的,也不说,特别凶。不让动也不让往外打电话。”

老李等三人被禁锢的同时,这些人开始发动院子里的挖掘机和挂车,一辆翻斗车和挖掘机放在最外面,挡住了去路,翻斗车车窗玻璃被砸,仪表盘的线被扯出来,直接打火发动让路。挖掘机是机器盖被直接掀开打火发动。

大约折腾了一个小时,院子里的8辆罐车和1辆水泥泵车被开走。这些身份不明人员仍然将老李等人控制到凌晨3点多。“这些人一定是等车开远了,才放的我们。走前留下了一沓制式空白表格。”

8月14日早晨,意杰公司当即向嫩江县公安局报案。一位负责办案的干警告诉记者:“这些人的手法非常专业,且分工明确,成员有河南和山东人,将车辆开到哈尔滨附近藏匿起来。”

徐工施维英的“家法”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在这批人留下的制式空白表格《限期回赎通知书》上看到这样的表述,“你未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还款义务。”“如果到期未支付足额款项,则我司将另行处置回收车辆,因此造成的所有损失由你承担!”这份署名徐州徐工施维英机械有限公司的通知书,没有盖章和日期。仅留下一个债权管理部电话,该电话号码归属地为广州,记者反复拨打该电话,电话处于关机状态。

工商资料显示,徐州徐工施维英机械有限公司,注册地为江苏徐州,法定代表人为王岩松,徐州工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占股75%,XS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占股25%。

王小利告诉记者,这些车辆是他在2013年8月从徐工施维英在黑龙江的经销商处购买,总价值1150万元,包括混凝土泵车1台、罐车15台和180型搅拌站一台,当时和徐工施维英在黑龙江的代理商哈尔滨宇辰工程机械有限公司签订《产品买卖合同》,2014年3月在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贷款,还款期至2017年3月31日,截至目前银行贷款已经还清。因为黑龙江混凝土行业生产的季节性,当初签订合同的时候,徐工施维英为了卖车,就约定在淡季的时候会替我们买车户代偿银行贷款,有几期银行贷款的确是徐工代偿。总额度在170万左右,加上利息等,大约200万元左右。

王小利公司将这批车辆落户在嫩江意杰公司名下。

记者就此事咨询徐工集团黑龙江办事处主任张千里,张千里表示嫩江意杰欠多少钱徐工并不清楚,车被徐工施维英开走了,开走的车价值多少钱,哪个部门开走的我们不清楚。

王小利称,车贷已经还清,这些车的产权应该归属意杰公司。意杰公司确实欠徐工代偿款,但意杰与徐工施维英之间有着经济纠纷,意杰购买的徐工施维英生产的180型搅拌站设备出现严重的质量问题,徐工施维英又没有进行及时维修,导致该设备不能投入生产。

记者在意杰公司料场看到,徐工施维英提供的180型搅拌站四个罐体中,有一个罐体已经严重倾斜,与另外一个罐体之间小于安全距离,几乎靠在了一起,罐体关键焊接部位也出现了巨大裂缝,场地主管介绍说,“不敢生产了,要是倒了会出人命的,徐工不给处理,一直拖着。”

王小利称,自己正在寻求法律手段解决的时候,徐工施维英首先动了“家法”。在没有明确意杰公司欠钱数量,也没有下达催款通知的情况下,忽然动手抢车,让人匪夷所思。

暴力讨债成“常用手段”

嫩江警方一主管领导称,“徐工用暴力手段解决经济纠纷,案发后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又拒不提供涉案人员信息,且藏匿车辆。给社会带来严重的不稳定因素。”

2017年8月14日,嫩江警方受理意杰混凝土公司被抢劫案,经过三天调查,确认案件为非法拘禁案,并于8月17日立案。

嫩江县公安局联系到徐工集团和徐工施维英公司,徐工施维英公司法务部汤亚伟(音)称;“意杰公司还款不到百分之三十,我公司有权进行自救。”

办案人员警告说,你公司采取的追债行为已涉嫌犯罪。至于哪位领导决定追讨这笔债务?哪位领导带队执行这次“收车”行动?谁来执行等问题,徐工施维英只称“是领导集体决定的”,“全国的工程公司都是这么追债的。”

事发一周后,徐工施维英回复嫩江县公安局称:“该批车辆系嫩江县意杰混凝土搅拌有限公司按揭贷款买卖方式占有使用,在嫩江县意杰付清全部款项前车辆的所有权属我公司所有,至于该泵车被收回的原因在于嫩江县意杰混凝土搅拌有限公司严重违约所致,属于经济纠纷范畴,作为权利人收回上述车辆行为合法有效。”

根据《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调查了解,徐工施维英在嫩江的暴力收车行为不止意杰一家。不久前宏达混凝土的车辆也被其强行收走,刘某羞愤自杀。徐工施维英黑龙江代理经销商透露,这样的收车事件在黑龙江已经发生四五起。

究竟是徐工施维英员工采取暴力收车,还是徐工施维英雇佣社会公司暴力“收账”。9月12日徐州徐工施维英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法务部部长徐磊向《民主与法制》社记者称,收车不是施维英公司所为,也不清楚这批车辆的下落,“这样的方式很难想象”,他表示公司会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这样的问题。

王小利700多万元的车辆被徐工施维英“暴力”收走后,料场被迫停产,一些之前签订的供货合同也被迫取消,面临着巨额的赔偿。直到现在,王小利也想不明白,徐工施维英为什么要暴力收车?

暴力收车何时休

在工程机械领域,暴力“收车”屡见不鲜。

2017年8月6日深夜,高晓丽停放在长春市北湖物流园内的一台价值近百万元的250R旋挖机,被一群不明身份人员开走,现场的打更人员被控制。

“这台旋挖机是2015年8月在辽宁省凤城市万盛矿业有限公司王德民处购买,购买设备价款已经付清,当时协议上写了车辆不存在经济纠纷和抵押。”高晓丽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

旋挖机被开走后,高晓丽向属地长春市宽城区长新派出所以“车辆被抢”报案。8月10日,报案人发现这台旋挖机在网上叫卖,出售旋挖机的是网名为“三一旋挖机东北售后服务(三一配件)”的ID。警方调查确认,这台旋挖机已被运到沈阳,并在北京三一重机东北分公司控制之下。

“没有法院的任何文书,也没有警方的任何人带领,上来就抢车,这不是抢劫吗?”对于暴力收车行为,高晓丽十分恼火。

遗憾的是,长春市宽城区长新派出所办案人员告诉她:此案不构成刑事案件,属于经济纠纷。警方提供的一份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法院的民事判决书判定:李春风归还北京三一重工设备款132万元及违约金12万元。

据悉,凤城万盛矿业是李春风(李春东)和王德民合作企业,被抢的旋挖机是以银行按揭贷款方式购买,货款已经通过按揭贷款方式偿还。李春风和三一重工合同约定:买受付清全部价款前标的物属于出卖人所有。

“北京三一重机东北分公司是在对李春风无法执行的情况下,明知法院判决李春风只承担还款责任。却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抢夺权属已归高晓丽所有的近百万设备,属于法律规定的“数额较大”情形,应当由公安机关以“抢夺罪”立案侦查并缴回设备。”高晓丽的律师称。

可宽城区公安局长新派出所只是口头通知高晓丽“不属于刑事案件”,拒绝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

(本文来源:民主与法制网)

    相关标签:
来源:民主与法制网  编辑:ET005
免责声明:三门峡生活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文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email protected]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