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一部痛击国人内心的电影

2018-07-13 12:19:04来源:南方都市网

《我不是药神》一部痛击国人内心的电影

《我不是药神》一部中国人不敢直面面对的电影,影响力不亚于印度的《摔跤吧,爸爸》,韩国的《熔炉》。讲的是法与情,人心和人性,病人与天价药,生与死的选择关系。电影中治疗慢粒白血病的格列宁,一盒正版的瑞士格列宁高达20000元人民币,一个病人一年下来需要几十万,就算是一个富裕的家庭也撑不了多久这庞大药费。所以对于大部分患慢粒性白血病的人来说,在“印度格林宁”还未出现时,得了这样的病就只能等死。

电影男主角程勇说:“钱就是命”,父亲突发脑肿瘤需要马上手术,老婆要与自己离婚去美国,儿子需要更好的物质生活,在吕受益的劝说下,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程勇选择了铤而走险前往印度走私“假药”“印度格列宁”“印度格列宁”进价2000元人民币,售价5000元,程勇靠这份“灰色”的职业发家致富,由于长期的良心不安以及外界的干扰,他选择将代理权卖给张长林。再次见到自己昔日的“客户”以及好友吕受益死亡后,他再次选择重操旧业,这次是由于良心的发现,发自内心的同情患病的人们,他将进价2000元的“印度格列宁”以500元的价格卖给所有因为病痛买不起药的慢粒性白血病患者们。程勇两次卖药的故事,对我们每一中国人的内心的是无比巨大的冲击。

电影中的吕受益,因为患上了慢粒性白血病,努力的和命运抗争,但是他终究斗不过病魔,能多活一天就多一份希望,就这样家被他吃垮了,不为别的,只想听孩子叫自己一声爸爸,为希望而努力的活着。最终吕受益自杀,因为治病导致他的家庭人财两空。留在世上的只有孤寡。

电影中的王思慧因女儿患上慢粒性白血病后,丈夫承担不了责任跑了,家庭的主要的经济来源没了,王思慧只能放下尊严去夜场跳脱衣舞,为多挣点钱买药给女儿治病,甘愿受人凌辱。生为人母的她诠释了母性的光辉。

电影中的黄毛,知道自己患上了慢粒性白血病后,不愿连累家人,也不想拖垮家庭,选择远走上海,也为长期服用“印度格列宁”自己会痊愈,在程勇的劝说下,愿意回家去见家人。但是最终为了保护程勇,黄毛在车祸中牺牲。

影片给我们展现的社会矛盾,不仅仅是慢粒性白血病人和天价药的关系,还有社会制保障度的不全面。随着时代的发展,如今医治慢粒性白血病的药,已经列入国家医保,社会保障系统还是有那么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是光再快它也需要时间。这时候的我们得要求我们自己要有自我保障意识。电影里面有这样一句台词,很触动人心,“吃了三年的正版药,我把家吃没了,把家人吃垮了”社会有再好的保障,自我没有保障意识,巨额医药费得不到报销,脆弱的家庭同样会被吃垮!

即使在平时,我们也要有自我保障意识,谁能一生健健康康?你能保证一辈子都不生病吗?更何况现在的重大疾病的发病率高达72%,幸亏如今的保险制度比较完善,多数有保险意识的人已经购买了健康险,不然又有多少家庭陷入人财两空的局面。

如今在国家及相关部门的监督下,保险已经回归本源,就算保险公司在规避保险责任或是拒不履行自己的赔偿义务的情况下,被保险人有权聘请的第三方机构以保险律师身份介入案件,帮助被保险人维护和争取相应的赔偿权益。目前在国内类似的公司不多,以深圳大成保险公估有限公司的保险理赔联盟为例,如果被保险人出险后,得不到相应的赔偿或者在赔偿的过程中保险公司故意刁难或保险公司拒赔、不公平等方式对待被保险人,被保险人有权聘请保险理赔联盟以专业的第三方的身份介入事故进行事故调查,并且精准核算事故中被保险人的损失,出具具有法律效应的调查报告,甚至帮助被保险起诉保险公司,全程保障被保险人利益,促使保险公司进行公平、公正、精准的理赔,维护被保险人的保险合法权益。

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国家部分国人保险意识还需进一步加强,即便家人身体健康,保险意识也一定要有。保险宁可百年不用,但不可一日不备。未雨绸缪有备无患。如果您觉得您的权益受到侵害,可以联系第三方保险理赔联盟进行维权,因为他们更专业,你要的结果就好。保险是责任,也是你给家人最好的爱。我们的不愿意再看见影片中有程勇、吕受益、黄毛、王思慧的一类人,他们因为自己或是家人的身体原因,一直在社会的最底层无助的挣扎。别让穷成为一种病,穷病真的是无药可治。没有保险,你再怎么富裕你的内心终究的没有安全感。

    相关标签:
阅读(0) 编辑:ET005
猜你喜欢